• 各地聚焦学习十九大精神--新疆频道--人民网 2019-11-13
  • 联合国副秘书长盖图中国是全球减贫典范 2019-11-08
  • 公有制为主国家对股市依法管理合法收税持不冷不热政策正确选择 2019-11-01
  • 走高端路线 北汽与麦格纳拟成立合资公司 2019-11-01
  •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 2019-10-30
  • 全国自由搏击锦标赛落下帷幕 2019-10-24
  • 当然,可这免费卡可以转给他人用,而这人并非是享有免费的人[微笑] 2019-10-24
  • 7600元一支抗癌药缺货因价廉? 2019-10-22
  • “大地飞歌·2017”将于9月12日唱响 韩磊谭维维等加盟 2019-10-22
  • 新知新觉:加强新时代政治文明建设的着力点 2019-10-05
  • 坚定绿色发展 探索转型之路brspan style=font-family 楷体,楷体 2019-10-05
  • 候选企业:国家开发银行 2019-09-25
  • 【両会】第13期全人代第1回会議、北京で閉幕 2019-09-20
  • 电视剧《半生缘》“命运版”海报出炉 2019-09-09
  • 保温杯,嘴边的健康隐患 2019-09-09
  •     千千 . ,最快更新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最新章节!

        卓雅夫人看了他一眼,忽然冷笑了一声,讽刺道:“该不是问题出在你身上吧?”

        她意有所指,傅正南的眉眼立即沉了下来,脸色阴沉的道:“不可能!”

        卓雅夫人嗤笑一声,什么都不想说了,她道:“那我也不知道了?!彼嗔肆啾蛔犹上?,“我要休息了,你出去吧?!?br />
        傅正南看了看她,憋着气转身就出去了。走廊里,傅寒川过来,夏姐看到他先招呼了一声,回头就看到傅正南拉长着脸出来了。

        父子俩在走廊遇到,傅寒川淡淡的看着他道:“父亲这么晚还过来,可是关心母亲前来探望?”虽然是个问句,但答案是什么心里有数,所以听起来更显得讽刺。

        傅正南瞧着他,这段时间,父子俩的关系降到了冰点,要不是老爷子过世,两人连说话都免了。傅正南沉声道:“我说了,我跟你母亲离婚,不是为了要让她离开傅家,也不是要削你的权!”

        傅寒川冷笑,上前一步道:“父亲在老爷子葬礼的时候,你敢说,那时你不想将祁令扬的身份公布出来?”

        傅正南的嘴唇抿紧了,眼中跳着火光,他怒道:“那是因为我另有打算!”

        傅寒川勾了勾唇角,冷漠道:“你的打算是什么?”

        “利用祁令扬的身份联合祁家,对抗大伯吗?父亲?”

        傅正南压着沉沉的气息,脸上有种功败垂成的懊恼。那个时候被傅正康摆了一道没有回过神来,等转过神来的时候已经错过机会了。

        他搓捏着手指,又是沉沉的吸了口气,让傅正康得到了这个把柄,以后就是个绝对的隐患……

        傅寒川看着他阴晴不定的表情,扯了下唇角。他的大计可不止眼前这点好处,不过也没什么了,反正他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

        傅寒川淡淡道:“父亲慢走,我先去看看母亲?!彼宰鸥嫡系懔讼峦?,接着便推开门进去了。

        傅正南微侧头看了眼合上的门,那一条越来越窄的门缝就如同他们父子之间的现状。猜疑越多,愤怒越多,失望越多,两人之间的空间也几乎没了,一见面就大眼瞪小眼,冷嘲热讽,鸡飞狗跳。

        傅正南拧了下眉毛,抬起脚步离开了。病房内,卓雅夫人听到走廊外有动静,见到傅寒川进来,问道:“是不是又跟他吵架了?”

        傅寒川在一侧的座椅上坐下,手上没什么事可做,便抬手拿了颗橘子在那剥皮,卓雅夫人见他不说话,问道:“在想什么?”

        “没什么?!备岛ń僮余囊幌路旁诖餐饭裆?,他望着卓雅夫人道:“你在这个时候跟他离婚,不会有任何改变的,别意气用事?!?br />
        卓雅夫人苦笑笑,说道:“寒川,傅家能有今天,有我卓家一半的功劳,有我卓雅一半的功劳,你以为我真舍得放下?”

        她转头看向前方,吸口气再沉沉的吐了出来说道:“我做错了事,眼前就只有这一条路,我也只能这么走下去。寒川,我都是为了你,所以这个时候你一定不能再惹出事来,明白么?”

        她说的,是傅寒川在董事会上的提议,不,那不是个提议,是他的决定,说什么,她也要阻止他继续下去。

        “寒川,我不会再逼你跟哪个千金好,但那个人,绝对不能是苏湘!”

        傅寒川看她一眼,他们目标一致,可努力的方向不一致,卓雅夫人的固执,他的固执,终究让两人再也无话可说,他站起来道:“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br />
        ……

        咖啡厅内还未歇业,俞苍苍刚送走最后一个客人,一辆轿车在路边停了下来。俞苍苍站在门口,保持着推开玻璃门的姿势,见到傅正南一脸沉郁的走过来,她道:“怎么是这个脸色?”

        傅正南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的走入店内,在靠着门口的一张椅子就坐下了。

        俞苍苍瞧他心情不好,走到服务台那边,亲自调了一杯热可可,再放了一块蛋糕在托盘上。

        店里新聘请了一个男店员,是个小鲜肉,长相帅气,还在读大学,晚上过来做兼职,比那些全职的还认真勤快,这会儿还在洗杯盘。俞苍苍看他一眼,吩咐道:“你先下班吧,一会儿我来收拾就是了?!?br />
        得了她的吩咐,小鲜肉笑笑道:“那俞姐,我就先走了?!?br />
        俞苍苍噙着笑,下巴往门口别了下,小鲜肉摆了下手便挺着一张阳光笑脸垮着斜肩包出去了,俞苍苍转头看了眼傅正南,他斜坐在座位上,正眯眼瞧着她,神情看不出喜怒。

        俞苍苍走过去,将托盘放在桌上道:“干嘛这样看我,嫉妒?”

        她的双手撑在桌上,明媚的眼跟他对视着,傅正南不说话的时候严肃,俞苍苍觉得无趣,将蛋糕跟热可可放在他面前,将托盘搁在桌角然后坐下来道:“我知道老爷子去世,你心情不好。但能不能别这样看我,我已经尽力让你开心起来了?!?br />
        她只是他的一个情人,要她感同身受很难,而她作为情人的工作就是让他高兴。

        俞苍苍捏着有些酸痛的肩膀,若是往常,傅正南会给她捏几下,她斜眼看过去,发现傅正南还是坐在那一动不动的看她。

        俞苍苍垂下手来,手指在蛋糕上挖了一小块,就在要贴上傅正南的嘴唇时,手腕被他握住,俞苍苍吃痛,皱了皱眉道:“好了好了,我不跟你玩笑了?!?br />
        “那个男孩还是个学生,你吃什么醋啊。他来店里吸引的是别的女客人,我还是你的?!?br />
        傅正南的大手依然掐着她的手腕,俞苍苍这下觉得不对劲起来了,收起了轻松戏谑的脸,对着他道:“傅正南,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傅正南松开手指,冷声道:“傅正康,知道祁令扬的身份了?!?br />
        俞苍苍张了张嘴巴,哭笑不得道:“你怀疑是我?”

        “傅正南,我现在什么都不要了,每天都努力经营着这家咖啡店。卓雅夫人闹出那么难看的丑闻,我说什么了?我什么要求都没提,你却在这儿怀疑我?”

        傅正南拧紧了眉毛,但是冷淡的目光软了下来,他握住她的手,另一只大手擦她的眼角道:“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可什么都没说?!?br />
        俞苍苍一把挥开了他的手,她眨了眨眼睛,自个儿把眼泪吞了回去,讽笑着道:“你是没开口说,但你的眼神说明了一切?!?br />
        她怨愤的瞪了他一眼,站起来道:“你回去吧,我今天心情不好,恕不招待了?!?br />
        说着,她把傅正南没有碰过的热可可跟蛋糕都放回了托盘,带到服务台后面的水池那边,把热可可跟蛋糕都扔了,拿起水池中剩下的杯盘洗漱起来,故意弄得很大声。

        寂静的咖啡厅,这样的脆响声像是被放大了好几倍。傅正南瞧着俞苍苍发怒的身影,心中还是软了下来。

        他想,这个女人跟了他那么多年,什么事都为他做了,不求名分不求钱财的,他又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可傅正康又是从哪儿知道的呢?陆薇琪早就进了监狱,她不可能会知道祁令扬的身份。

        那个哑巴?为了报复他,给傅正康递了刀子?

        哐当一声,一声清脆碎裂声惊醒傅正南,他回过神来,水池那边不见俞苍苍的身影,他走过去,就见俞苍苍蹲在那里,正在捡拾碎片,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傅正南到底心疼,上前从背后扶起俞苍苍道:“行了,是我做错了,别哭了行不?”

        “你走开,不要你管?!庇岵圆酝屏怂话?,去拿了扫把过来,傅正南已经捡起了大碎片,地面上只剩下一些细小的,他走过去把俞苍苍手里的扫把接了过来,亲自把碎片打扫干净了,然后挽起衣袖道:“我不该让你伤心,这些我来洗了给你赔罪,能不哭了吗?”

        俞苍苍这才破涕为笑,娇嗔的哼了一声:“你自己说的?!?br />
        她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看着傅正南的背影,笑容慢慢的落了下来……

        ……

        傅老爷子的头七未过,傅正南跟卓雅夫人甚至还没来得及办下离婚协议,傅氏便举行了一场重大的董事会议,而此次,离开了傅氏核心位置,多年不见的傅正康也在座。

        傅正南坐在首席位置,看到那个一脸沉着的兄长,眉心就忍不住的皱起。待座椅接二连三的坐满,会议开始,很快,傅正南就发现这是一场针对他父子二人的“讨伐”大会。

        顾董第一个表达了他的不满,接下来又有几个董事表达了相同的意思。从傅寒川娶了那个哑巴开始,一直到现在,傅氏负面新闻不断,又有卓雅夫人闹出惊天丑闻,几乎每天都有人在挖她的料,导致傅氏的股市跌宕不稳,而傅寒川,傅正南以往为公司做过的业绩被一把抹去了,好像他们父子二人从未做出贡献似的。

        到了会议中段,便有董事提议罢免傅正南以及傅寒川的职务,要求重新改选董事长以及总裁。

        “傅董事长,还有傅总……”顾董分别看了眼傅正南、傅寒川,一脸凝重的道:“傅氏在你们的带领下,曾经是有个那么一段辉煌。但你们现在看看,整个北城的环境变了,四周都是劲敌,而我们的傅氏还深陷在丑闻泥淖中,这让我们这些董事不得不担忧傅氏的将来?!?br />
        “为了傅氏的发展,也就只有痛心除去旧根,让这棵大树重新焕发生命力来,你们说是不是?”

        傅正南一张脸黑透,已经在暴怒边缘,这分明是傅正康在背后推动,他怒视向那个人,只见傅正康仿佛只是一个随听观众,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

        傅寒川冷笑了下,慢吞吞的道:“我只听说过,砍了无用有病的枝叶换新,可没听说除了旧根的。这大树的主根没了,还有活头吗?”

        他看向顾董,一脸好笑道:“看起来顾董还是不懂企业管理,你手下给你做的文案没做好,还是没背熟记错了?”

        顾董被噎住,老脸微微一红,瞟了眼傅正康再对着傅寒川道:“我只是打个比方。但傅氏在走下坡路是事实?!彼闹腹乔昧饲米烂?,“傅寒川,因为你,闹出的事还不够多吗?”

        “三天两头就上新闻,你自己作秀没关系,但不能拉着公司一起。哼,你要是不做总裁了,以后随便你怎么闹都可以?!?br />
        “此外……”他停顿了下,后背挺了挺,脸上露出了更加沉重的表情,“我刚刚等到了一个消息,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堪比卓雅夫人的丑闻!”

        见他如此激动,好些人都紧张了起来,座下另有人便追问道:“还有什么事?”

        那顾董转头看向了傅正南,一脸气愤道:“恐怕在座的都还不知道,祁氏的总裁祁令扬,是傅氏董事长,傅正南的私生子!”

        话音落下,仿佛空中响起了一声炸雷,众人倒抽了一口冷气,一个个的都看向傅正南,各自脸上精彩纷呈。

        祁令扬是傅正南的儿子,这、这……

        “难怪,当年祁令扬心甘情愿的把盛唐双手奉送了,原来是这样……”有人喃喃的念了一句,还沉浸在这个惊人消息中。

        好在傅正南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此时还能力持镇定,他阴狠的眼扫向傅正康。

        这件事,从谁嘴里说出来,什么时候说,效果大不相同,影响南辕北辙。

        若他那天在老爷子的葬礼上,当着众人说出来,是在傅家痛心失去了老爷子的情况下,他迫切希望傅家子孙能够认祖归宗,悲事也就变成了喜事。

        而在这个情况下抖露出来,则是他傅正南遮掩的一桩丑闻。

        顾董道:“试问如果这样的事流传出去,别人又将怎么看待公司?这样的董事长,这样的董事长夫人,他们夫妻又如何让人放心?”

        简单的将那顾董的意思陈述过来就是:这一家子,个个都不省心,没一个屁股底下是干净的。

        整个会议室安静了下来,气氛凝重,但可以清晰感觉到涌动的暗流在翻滚起来。

        “呵呵……”一声单调的笑声响起,鸦雀无声的气氛被打破,众人看向发声来源。

        傅寒川脸上的笑还未收起,眼底闪烁着冷光,他弹了下手指,手指撑着桌面往后一推,滑动轮咕噜噜的一滚,傅寒川倏地站起来,掖了掖西服两侧道,环顾了周围一圈道:“好,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来投票,只要通过董事会决议,罢免案就生效?!?br />
        他倒要看看,有多少人是已经跟着傅正康了的。

        他看向傅正康,老狐狸投给他一笑,傅寒川也回给他冷冷一笑。

        傅正南惊愕的看了眼傅寒川,父子不同心的后果便是两人毫无默契,方向节奏全部被打乱。

        他怎能如此草率!

        但傅寒川的话已经放出来,这个时候傅正南也不能阻止。一旁秘书早就被安排好,上前给在场的每个人发了两张纸,一张写着同意,另一张写着反对,另一个秘书手里捧着一只方方正正的投票桶,一会儿她便会走向各个董事收集他们的意见。

        这场会议,要罢免的不是某个高层,而是公司最核心的领导,所以那一票投下去需要极为慎重。几个董事捏着那两张纸左右看了看,轻飘飘的纸却有了千钧重的分量,一部分的人显得沉重,一部分人则没多想的就将一张纸给合着面给放下了。

        傅寒川坐在椅中,抵在下巴的手指慢慢的摩挲着,一双漫不经心的眼将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收纳在眼底。

        几秒钟的沉默后,他忽然道:“我看这件事事关重大,大家若有什么意见交流,当着我跟大傅先生的面放不开,不如这样,我就先去茶室喝杯茶,你们慢慢思考?!?br />
        他对着众人点了下头,便先起身走了出去,到门口的时候,还吩咐自己秘书去给各位董事们换杯提神醒脑的咖啡。

        他这么一开口,傅正南也只好走了出去。茶水间,傅寒川站在咖啡机前,慢条斯理的倒出咖啡粉放在咖啡机子里,等待一会儿一杯香浓咖啡出来。

        傅正南脸色阴郁的瞧着他道:“你在搞什么名堂,你明知道——”

        小嘉按照傅寒川的吩咐进来冲咖啡,见到里面二人及时的收住了脚步站在茶水间门口,惶惑的看着他们。傅寒川看了她一眼道:“你是没脑子的么,会议室那么多人,靠这台咖啡机要等多久才能煮完。去附近咖啡店?!?br />
        “哦,哦哦……”小嘉脚步一转,马上跑了出去,到了电梯门口又想着为什么要她出去买,直接叫外卖不就好了吗?

        茶水间内,傅寒川看了眼手表,咖啡机冒出了蒸腾的热气,玻璃上水蒸气沿着玻璃滑下来。他取了两只杯子放在下面,淡声道:“父亲,这场投票是势在必行的,既然无法阻止,说再多无意义,倒不如静观其变?!?br />
        话音落下,傅正康的声音传了进来:“好香的咖啡,这味道在加拿大那边没有,傅氏总部这边都提供这么好的咖啡粉吗?”

        人声落下,傅正康也走了进来,恰好一杯咖啡已经滴满,傅寒川拿起递到了他面前道:“大伯既然喜欢,那这一杯就先给大伯品尝了?!?br />
        傅正南的脸色更加阴沉:“你来干什么?”

        傅正康笑了笑,接过咖啡道了声谢便在茶水间唯一的茶桌那边坐下了。

        傅寒川看他一眼道:“大伯父怎么不在会议室看着,心里也好有个数???”

        傅正康淡淡一笑:“你们都出来了,我在那里做什么,好像我威胁了他们似的?!?br />
        “你不正是这个意思吗?”傅寒川勾着唇角淡笑,笑的一点没脾气,甚至连愤怒都没有。

        傅正康没做出回应,只坐着吹凉了咖啡,在要低头喝的时候忽然停顿了下,抬头看向傅寒川道:“寒川,大伯回来都没时间跟你好好聊聊。以前我们可是经常视频交流意见?!?br />
        “大伯跟陆薇琪在一起了,没有告诉你,你不会介意吧?”

        傅寒川面容平淡,将第二杯咖啡给了傅正南,他又去洗了一个杯子,淡漠说道:“我又不是她什么人,她跟谁在一起,跟我有什么关系?!?br />
        “你能如此想便好,大伯还怕你生气?!?br />
        傅寒川眉眼一抬,说道:“我也不知道,大伯看起来风轻云淡,喜欢上在加拿大的安逸生活了,原来只是在蓄势待发?!?br />
        傅正康抿了口咖啡,放在桌面上,双手交握起来,噙着笑看向拎着咖啡走过来的傅寒川,他道:“大侄子,等你到了这个年纪,身边有了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就觉得这心呐又活泛起来了?!?br />
        他将手指张开再握住,身体微微前倾对着傅寒川再道:“人一旦觉得年轻,就觉得自己还能在战场上冲杀几把?!彼底?,他转头看向了傅正南,“你说是不是?”

        傅正南从来都是运筹帷幄,当年更是把面前的这个人牢牢压制着不让他翻身,没想到自己被他阴了一把,忍无可忍的咬牙切齿道:“是你!”

        “是你将卓雅夫人的事透露给媒体,又在背后煽风点火,这一切都是你干的!”

        他先点了一把火,又在等待合适的时候现身。老爷子去世,这是绝佳的机会,他甚至怀疑,老宅也有他安排的人,不然这一切发生的不会这么水到渠成。

        傅正康笑了下,摊开两只手,他的双掌干净,泛着健康红润的光泽,他道:“做出那种事情的不是我,我只是希望还给那个哑巴一个公道。这有错吗?”

        面对傅正康肆无忌惮的笑意,傅正南眼角抽搐了下,攥紧了拳骨恨不能上前弄死他:“傅正康!”

        傅寒川品着咖啡,面对傅正康一再的挑衅,只让那极苦的味道压制心中的怒火。以傅正康的野心,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陆薇琪而改变自己的心意,这两人应该是志同道合才是。

        他道:“古有越王勾践卧薪尝胆,还有那淮南王刘安,在淮南修仙问道,悄悄发兵图谋,不过最后却是一成一败?;茨贤踝詈蟮玫降?,是一块豆腐?!?br />
        “伯父,你说到最后,你会成为哪个?”

        
  • 各地聚焦学习十九大精神--新疆频道--人民网 2019-11-13
  • 联合国副秘书长盖图中国是全球减贫典范 2019-11-08
  • 公有制为主国家对股市依法管理合法收税持不冷不热政策正确选择 2019-11-01
  • 走高端路线 北汽与麦格纳拟成立合资公司 2019-11-01
  •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 2019-10-30
  • 全国自由搏击锦标赛落下帷幕 2019-10-24
  • 当然,可这免费卡可以转给他人用,而这人并非是享有免费的人[微笑] 2019-10-24
  • 7600元一支抗癌药缺货因价廉? 2019-10-22
  • “大地飞歌·2017”将于9月12日唱响 韩磊谭维维等加盟 2019-10-22
  • 新知新觉:加强新时代政治文明建设的着力点 2019-10-05
  • 坚定绿色发展 探索转型之路brspan style=font-family 楷体,楷体 2019-10-05
  • 候选企业:国家开发银行 2019-09-25
  • 【両会】第13期全人代第1回会議、北京で閉幕 2019-09-20
  • 电视剧《半生缘》“命运版”海报出炉 2019-09-09
  • 保温杯,嘴边的健康隐患 2019-09-09
  • 安徽福利彩票走势图 排列3试机号 118心水论坛115 北京pk10全天期计划 7码2期倍投计划 体彩快乐扑克秘籍 澳门赌场攻略 星网彩票广东36选7 德甲在线直播观看 伦敦奥运会男子排球 360彩票大乐透基本走势图表 辽宁快乐12走势手机版 3d彩报 财神捕鱼怎么偷分 网络日赚1000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