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带一路”将为民族品牌提供新的发展和机遇 2019-04-16
  • 我国社会主义社会是无阶级的阶层社会,不存在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但存在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 2019-04-16
  • 中信银行--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4-12
  • 共产主义劳动不再是谋生手段就是劳动不再是看着就想笑鼓吹私有制下的责权利所谓平滑对接下的为生存而做资本的雇佣劳动奴隶劳动,而是在共产主义公有制里劳动由于一辈子做 2019-04-12
  • 40名电信诈骗嫌犯被押解回国 涉案金额400余万元 2019-04-07
  • 人民日报民生观:医患关系需要用心焐热 2019-03-23
  • 驻人社部纪检组对受处理党员干部开展后续教育帮扶 2019-03-19
  • “长城好汉”面向全球推广 传播北京“三带一线”文旅魅力 2019-03-18
  • 首页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3-18
  • 习近平:请乡亲们同党中央一起,撸起袖子加油干! 2019-03-17
  • 上海发布优质旅游服务关键词 迎进口博览会展示“品质之旅” 2019-03-17
  • 网约车谨防四类风险 小心遗落手机被司机私自转账 2019-03-14
  • 抖音发起“奋斗吧,我的青春”正能量挑战赛 2018-12-29
  • 河北福彩排列七 > 穿越小说 > 青天行动 > 第155章 最后的任务
        陈白照顾着宁静喝完了他一大早的劳动成果,那一壶八珍鸡汤后,两人又促膝长谈的闲聊了很久。

        似乎他们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像这样面对面坐下来,好好的向对方吐露一下自己的心事了。

        这段时间里,宁静大多数都是在向陈白讲故事,而陈白则是基本上从头到尾,都耐心的扮演着一个聆听者的角色,只是偶尔开口打断宁静一两次。

        而这会儿功夫里,宁静向陈白讲的,几乎全都是关于那个叫做艾丽莎,佣兵代号为红寡妇的女人的故事。

        从宁静的口述中,陈白了解到了红寡妇那丰富多彩的一生,甚至还间接知道了一些关于狼蛛的事情,这些,都是剑齿虎的情报调查资料里没有提到的。

        耐心听着宁静讲完了那个女人的故事后,陈白的内心,一时间五味陈杂。

        而宁静也是在将艾丽莎的故事说给陈白之后,便莫名的沉默了起来。

        对于那个让自己在金三角的贩毒窝点里,连续受了几天非人折磨的金发女人,不知道为什么,宁静的心里竟然没有丝毫的怨恨,有的只是一份怜悯,甚至还有些感激……

        宁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感激那个女人什么,或许是感激她最终还是没有让自己受到最严重的伤害?又或许是感激她让自己听到了一段这么精彩的故事?

        陈白面对现在的宁静,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照例说他应该安慰一下宁静?可看到宁静嘴角挂着的那抹浅笑时,陈白又觉得似乎没这个必要。

        就在两人陷入沉默,互相深情的望着彼此时,病房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背掳椎髡艘幌伦约旱那樾?,沉声说了一句。

        之后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王凡跟肖云波两人手里各自拎着一堆补品,进来后放在宁静病床的床头柜上。

        王凡笑眯眯的盯着宁静,轻声问了一句,“弟妹,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现在我回去开店都没有问题呢?!蹦残ξ幕亓送醴惨痪?,接着又再次开口,“昨天真的太感谢王队长了,要不是你,说不定我已经死了呢?!?br />
        “呸呸呸!不准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王凡还没有开口,陈白就抢先一步,皱着眉头一本正经的盯着宁静。

        被他训斥了一声,宁静脸上反而挂着一丝甜甜的笑意,“嘿嘿,你还信这个???”

        陈白悻悻然的偏过脑袋,没有再次搭茬,宁静则是也很听话的没有再蹦出一些要挨骂的言语。

        这时才轮到王凡对着宁静呵呵一笑,“弟妹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再这么说,到时候你们的婚礼我可要缺席了啊?!?br />
        宁静和陈白闻言都是咧嘴一笑,没有再接着跟王凡见外。

        肖云波则是趁着三人聊天的这会儿功夫,已经很勤快的去把那个盛过鸡汤的保温壶给洗了一遍,再默默的拿过来放在宁静的床头上。

        宁静对肖云波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目光,肖云波却是只知道站在一旁傻笑。

        就在这时,陈白突然摸摸宁静的脑袋,站起身来神色肃穆的盯着王凡,“要开始行动了吗?”

        “嗯,我们的车队都在医院外面了,现在就等你一个人了?!蓖醴驳懔说阃?,回了陈白一句。

        陈白闻言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旋即又俯身吻了吻宁静的脸颊,“亲爱的,我要去执行最后的任务了,你乖乖待在这里,记得听医生的话哦?!?br />
        这所谓最后的任务,正是押送以雄坤、罗洪武、高德成等人为首的贩毒组织首脑,去法院接受公开审判。

        他们所犯下的罪行,必须要接受最严格的法律制裁!这也正是青天行动最后的目的,同时也是为什么王凡和陈白等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一定要将这些人活捉的原因。

        他们身上肩负着的罪孽,已经不是一发子弹就能够洗刷的了!

        跟宁静道别之后,陈白便对着王凡点了点头,“出发吧!”

        “嗯,你的装备在车上,这次青天行动能够圆满结束,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功臣,到时候可得穿的精精神神的!”王凡重重点了点头,话音落下时,便率先往病房门口走去。

        陈白和肖云波两人相视一笑,紧随其后走出了宁静的病房。

        而宁静却只是默默的望着陈白的背影,心里有些苦涩,直到陈白三人出了病房,她才一脸苦笑的小声念叨了一句,“我又是只能看着他的背影吗?好想跟他一起并肩作战??!”

        至于她这句小声的念叨,陈白大概是没听见吧。

        话说陈白和肖云波跟在王凡身后,三人刚出了病房,就看到负责宁静的主治医师正带着一瓶点滴往这边走来,估摸着是要给宁静换药了吧。

        与那个中年妇女主治医师擦肩而过时,陈白不禁停下了脚步,犹豫了一下还是突然转身开口道:“梁医生,请等一下!”

        被叫住的女医生停下脚步,看了眼陈白后,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你是206房的病患宁静的未婚夫吧,有什么事吗?”

        陈白显然是没想到这个女医生竟然能认出自己,愣了片刻后有些迟疑的开口,“是这样的梁医生,那个……您看宁静的情况,什么时候可以转到戒毒所???”

        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后,陈白还是开口问道。

        他真的不想再看到宁静因为毒瘾而痛苦不堪的样子了,看到宁静痛苦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有一把钢刀狠狠扎在陈白的心头一般。

        姓梁的主治医师低头思忖片刻,随后抬起头来有些无奈的对陈白说道:“病人现在的情况,照理说的确是转到戒毒所对她比较好?!?br />
        “但是病人现在的身体状况太不稳定了,每天都需要用各种滋补药物来温养身体基础,否则有很大可能性会留下后遗症,我个人建议,还是先留院调养个一星期,到时候再看病人的情况,适不适合转去戒毒所吧?!?br />
        “好吧……”

        听了主治医师的建议后,陈白虽然有些无奈,可也知道,眼下只有这么做,才会对宁静的身体健康起到最大的保障效果。

        当下陈白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接着又强颜欢笑的对梁医生说了一句,“那宁静留院调养的这段时间,就麻烦梁医生您多多费心了?!?br />
        “没关系,这是我分内之事?!绷阂缴懔说阃?,不卑不亢的回了陈白一句。

        与宁静的主治医师交流一番后,陈白便继续跟在王凡和肖云波两人身后,走进了下楼的电梯。

        停在第三军区医院外面的车队,由剑齿虎的越野车居中,负责押送雄坤和高德成两名重要罪犯,北极熊的车队殿后,负责押送罗洪武和其余两大贩毒集团的高层残党。

        两支特战小队的车一共有八辆,另有二十辆特警部队的车,分别??吭谧笥腋涸鸹に腿挝?,以及车队前后各有二十辆警用摩托负责开道和殿后。

        这阵容,不得不说已经是极其强大了,从如此浩大的阵仗里也不难看出,当局者对于这次的押送任务,真的是非常重视的。

        来到医院门口后,看到这支车队的阵容时,陈白也只是略微震惊了片刻,接着便很快释然了,在他看来,对待这次押送的几个重要罪犯,派出这样的一支车队,也是非常合理的。

        王凡加快几步,越过了陈白跟肖云波两人,率先打开了何耀辉驾驶的那辆越野车的副驾驶座车门,“陈白,你跟我上这辆车,老肖你坐后面那辆,看着高德成?!?br />
        “是!”

        两人齐刷刷的回了一声,随后便兵分两路,分别走向两台越野车。

        当陈白打开王凡指定自己乘坐的那辆越野车的车门时,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车里,穿着一身囚服,被铁铐禁锢着双手的雄坤。

        看到那张脸时,陈白心里一瞬间便升起了一团滔天的怒火。

        还没等怒火平息下去,陈白紧接着便想起了就在刚才,宁静因为毒瘾而痛苦不已的样子。

        渐渐的,站在车外的陈白呼吸开始变的急促了起来。

        原本王凡还没有留意到陈白的变化,只是坐在雄坤旁边的郭小亮,却是看着一脸怒容的陈白,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终于,心里的怒火还是烧尽了陈白的最后一丝理智,陈白直接钻进车厢里,一手揪着雄坤的囚服衣领,将他整个上半身拉过来,另一只手则攥成了沙包大的拳头,毫不犹豫的直接砸在雄坤的脸上。

        “王八蛋,我操.你妈!”

        陈白声嘶力竭的怒骂着,一句话还没骂完时,已经是一鼓作气挥出三记重拳招呼在雄坤的脸上。

        “陈白,你干什么!”

        “别冲动啊陈白!”

        “老陈,再忍一忍,他很快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了!”

        车里的王凡、郭小亮,以及何耀辉三人看到陈白突然发作,都是一脸紧张的大喊一声,然后七手八脚的下车抱住陈白。

        至于雄坤,则是一脸狞笑的瞪着陈白,呸的一声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 “一带一路”将为民族品牌提供新的发展和机遇 2019-04-16
  • 我国社会主义社会是无阶级的阶层社会,不存在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但存在富裕阶层和贫困阶层。 2019-04-16
  • 中信银行--北京频道--人民网 2019-04-12
  • 共产主义劳动不再是谋生手段就是劳动不再是看着就想笑鼓吹私有制下的责权利所谓平滑对接下的为生存而做资本的雇佣劳动奴隶劳动,而是在共产主义公有制里劳动由于一辈子做 2019-04-12
  • 40名电信诈骗嫌犯被押解回国 涉案金额400余万元 2019-04-07
  • 人民日报民生观:医患关系需要用心焐热 2019-03-23
  • 驻人社部纪检组对受处理党员干部开展后续教育帮扶 2019-03-19
  • “长城好汉”面向全球推广 传播北京“三带一线”文旅魅力 2019-03-18
  • 首页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3-18
  • 习近平:请乡亲们同党中央一起,撸起袖子加油干! 2019-03-17
  • 上海发布优质旅游服务关键词 迎进口博览会展示“品质之旅” 2019-03-17
  • 网约车谨防四类风险 小心遗落手机被司机私自转账 2019-03-14
  • 抖音发起“奋斗吧,我的青春”正能量挑战赛 2018-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