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両会】第13期全人代第1回会議、北京で閉幕 2019-09-20
  • 电视剧《半生缘》“命运版”海报出炉 2019-09-09
  • 保温杯,嘴边的健康隐患 2019-09-09
  • (原创首发)看《换了人间》有感——蒋介石和国民党依靠歪门邪道夺取天下;毛泽东和共产党依靠正义正气打天下! 2019-09-03
  • 延不延迟退休应取决于这个岗位是否后继有人,如果后继者正排着队等待入职,就不能延迟,如果某岗位后继乏人,才需延迟。尤其“用税者岗位”是有限的社会资源,新生 2019-09-03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赛在即:助威世界杯  勺子显身手 2019-08-30
  • 纷纷“结缘”世界杯 家电企业图什么 2019-08-22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8-22
  • 有那多流浪汉么?很是奇怪。文章说的是哪国的事? 2019-08-21
  • 辽代古墓葬现身山西浑源 2019-08-20
  • 柴达木盆地生态保护与治理规划出台 欲提高生物多样性保护 2019-08-10
  • 【新华微视评】精灵旅社又要开业啦 2019-08-09
  • 海淀区第16届樱桃文化节暨四季青镇第22届樱桃节开幕 2019-08-09
  • 让更多“星星男孩”点缀春运的夜色 2019-08-01
  • 毛丹青:故乡是文学的起跑线 2019-08-01
  • 河北福彩排列七 > 都市小说 > 盛世军宠之于少家的小娇妻 > 第十五章 爬窗——诉说情意
        于辰轩知道,他这突然的出现,是真的把他的宝贝给吓坏了。双手紧紧的抱着她,并伸手抚摸着她的长发安抚着:“小东西乖,不怕,是我,不怕?!?br />
        听着这熟悉的称呼,君璃络慢慢地停下了拍打着于辰轩的手和脚,连忙抬起头来,就看见一张在今天才熟悉的令人人神共愤的脸。

        惊的君璃络瞪大着眼睛,脸红到耳根,赶忙想逃出于辰轩的怀抱,奈何于辰轩抱她抱的太紧,她直接在他怀里挣扎着,并伸出手,指着于辰轩问道:“你,你,你怎么会在我家里?!?br />
        然后将伸出的手,换了一个方向,继续拍打着抱着她的那罪魁祸首的双手,气急败坏的说着:“放手!”

        “嗯,那!”于辰轩并没有松开她,只是抬头朝着窗户点了点,然后低头看着拍打着他的那双小手,清冷而又坚决的声音响起:“不放!”

        君璃络看他这动作便知道他是爬窗进来的,可她房间是在二楼呀,这人还真能爬。

        君璃络不知道的是,爬一个二楼,对于特种部队的大队长而言,那只不过是比小儿科还要低级的事情。

        君璃络仰着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于辰轩看,歧途要把走在不归路上的于辰轩给拉回来,谆谆教导着:“没人跟你说,爬窗是不对的?”

        于辰轩眉眼含笑的看着自己怀抱里的君璃络,低头像蜻蜓点水一样的吻了一下君璃络的红唇。然后,痞气十足的回答着:“无论你怎么做,都会有人说你不对?!?br />
        这时,在客厅里的君扶笙和沈若梦听到女儿君璃络的叫喊声便急冲冲的跑了上来,敲着君璃络卧室的房门,大声的喊着她:“络络,络络,你怎么了?”

        “丫头,没事吧?”

        君璃络咬牙切齿的看着还抱着她没打算放手,也没打算要走人的于辰轩,黑着一张脸,憋屈的朝着门口的君父君母应道:“老爹,老妈,我没事。刚刚只是看见了一只会爬窗的老鼠,吓着了?!?br />
        于辰轩一听君璃络拿他来比作老鼠,眸眼一暗,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勾唇似笑非笑的说着:“哦~,我要是老鼠,那你是什么呢?我未来孩子的妈妈?!?br />
        听着于辰轩这不要脸的话,君璃络脸颊瞬间冒起了红晕,瞪着双眼,一脸想掐死于辰轩的说着:“不要脸?!?br />
        于辰轩伸手揉了揉君璃络的脸腮,笑的春光明媚的说着:“要脸,你就答应跟我交往?”

        “放手,你再抱着我,信不信我再也不搭理你了?!本缣鹜?,小脸红扑扑的,一脸坚定的说着:“每一件事都有每一件事的章程,做事要循序渐进,而不是一来就想一步登天?!?br />
        于辰轩放开君璃络,不动声色的朝着这屋内的沙发走去,眨巴着他那魅惑人间的眼睛,薄唇微撇,委屈巴巴的看着君璃络,郁闷的说着:“那你也得给我机会,不是吗?”

        而站在门口一听是老鼠的沈若梦连忙问道:“宝贝,那老鼠还在你房间里吗?”

        君璃络好想说,一直都在??墒撬荒芩笛?,不然她老妈会喊她老爹过来抓老鼠。

        某解放军叔叔也是笃定了她不敢跟她老妈提他的存在,所以现在才一脸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自己把玩着自己的手指。

        君璃络抓狂的瞪着于辰轩,开口应着站在门口的沈若梦,“没事,老妈,它跳窗了?!?br />
        于辰轩汗颜,这小东西怨气太重了。

        听女儿说老鼠跑了,沈若梦这才放下心来,敲着门说道:“跑了就好,跑了就好。宝贝啊,那你赶紧洗澡,早点休息吧?!?br />
        “好的,老爹老妈,晚安?!钡壬蛉裘魏途鲶侠肟?,君璃络移步朝着于辰轩靠近,黑着一张脸,站在于辰轩的跟前,问道:“你来干嘛?”

        比黑脸谁不会,于辰轩黑着一张比君璃络还要黑的包公脸,周身阴暗寒风瑟瑟,眼睛微眯成一条缝,闪烁着寒芒,嘴角是冷寒的笑:“为什么要挂我电话?”

        天知道,当君璃络挂掉他电话的时候,他在下面有多生气,多抓狂。三年的等待,三年的守护,他不想换来连一句再见都来不及说的告别!

        君璃络眼神闪躲,有些心虚的说着:“刚好我老妈找我谈话,所以,所以……”

        于辰轩眼眸深深地看着君璃络,勾唇似笑非笑的说着:“哦~~,是吗?”

        君璃络懒得理会他,赶紧转移话题:“我要洗漱休息了,你走不走?”

        于辰轩还是像一座雕像一样坐在那里,眼神深深地看着她,霸道的说着:“那个是我号码,记得存下,下次我可不想打不通你的电话,或者提示我在占线状态?!?br />
        这人还知道她会把他拉入黑名单,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君璃络实在受不了于辰轩这种死缠烂打的霸道性格,双手挠着头发,一直在那里转圈圈,然后站定,盯着于辰轩的眼睛,一脸坚定的说道:“于先生,我们不合适,世界上总有懂你的人,只是你们还未相遇,而我并不是那个人。于先生,你还是请回吧?!?br />
        一听君璃络要跟他撇清关系,于辰轩立刻站了起来,被刺激的双眼猩红,胸腔里痛不可遏,双手紧握着君璃络的双肩,低沉却又霸道的说着:“不,合不合适,处不处的来,不是你说了算,何况我们还没正式开始?!?br />
        于辰轩紧紧的抱住君璃络,用她来缓解她给他所带来的那种令他撕心裂肺的痛,头轻靠在她的肩膀上,脸深深地埋在她的发间,声音沙哑幽暗的说道:“小东西,我这一生遇到过很多人,他们如同指尖烟火,忽明忽暗,最后只沦为一抹灰烬。而你不同,你如北斗,闪耀在我整个人生!”

        君璃络惊的目瞪口呆,一脸难以自信,傻愣愣的靠在于辰轩的肩膀上。

        她君璃络从不认为她是那种长的美若天仙,能够让人一见倾心,再见倾情的美女。她很有自知之明,她知道她是这人世间一位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小喽喽了。能够让某解放军叔叔这种长相面如冠玉,气宇不凡,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人看上,那绝对是君璃络由此以来,连做梦都不曾敢梦到的,更何况这人还是Z国某军区,更甚是Z国军区里最年轻的上校大人。

        她君璃络前世肯定是拯救了银河系,今世才会让她撞见了这样完美的男人,并把他送来她的身边,这真的是比宇宙撞地球还能让人惊讶。

        可是她君璃络真的对此人不感兴趣啊,或者说君璃络对于辰轩有点感兴趣,只不过不想以后的生活被束缚住。

        因为君璃络她自由惯了,又或许是因为于家的家庭情况。也就在刚刚,君璃络想起于辰轩的名字时,联想到了海之南的于大世家。于家,君璃络也略有所闻,孙子辈也就只有于辰轩于大少一人在部队。名字和身份一样,于家的于大少会是他?如果是的话,那君璃络可不想她以后的漫漫人生路,在这水深火热中渡过。

        最后君璃络只能无奈的开口说道:“在这个花花世界里,你又何必那么认真呢?”

        于辰轩放开她,眼神深深地看着她,一脸认真又无可奈何的说道:“可我认真了,而且只会对你认真!”

        君璃络侧过脸去,淡淡的说着:“我习惯了一个人,突然间冒出你这么一个大活人来,还有意想要闯入我的世界里,这让我很为难,也让我一时适应不过来?!?br />
        于辰轩弯下腰,伸手把君璃络侧过去的头给转了回来,额头抵着君璃络的额头,笑的满面春风。

        因为他终于找到小东西不肯答应跟他交往的理由了。之前,他在君家家门口靠近她,抱着她,亲吻她的时候,他就知道,小东西并不排斥他??傻阶詈?,小东西却硬是不肯答应他,做他女朋友,现在终于让他找到了切入点。

        被笑的迷惑众生的于辰轩这么零距离的靠近,君璃络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小脸顿时红到耳根,头不断的往后仰。

        于辰轩的额头依旧随着她的额头移动,抵着她的额头,正耐心十足的哄着君璃络:“没事的,没事的。小东西乖,你不用改变你自己,我来习惯你就可以了,我会等你慢慢的习惯有我生活的。 ?”

        君璃络一脸迷茫的盯着抵着她额头的男人看,也不回应。

        于辰轩看着傻乎乎满脸通红,亮晶晶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君璃络,不由得低头找准她的樱桃小嘴就直接亲吻着。

        唇舌交缠,于辰轩无法自拔的想要的更多,吻的也越来越重,越来越急,也越来越狠。

        君璃络却被吻的呼吸有些不顺畅,愈发觉得血液逆流而上,冲的头昏脑涨,无法思考。

        好久后,于辰轩才停下来,勾唇止不住的轻声笑道:“换气啊,小傻子?!?br />
        被于辰轩这么一提醒,君璃络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小声嘟囔着:“呼~,憋死我了,憋死我了!”

        于辰轩看着君璃络这傻乎乎的动作,无声的笑着。对于他的亲吻,她没有生气,也没有害怕。和他想的一样,她真的没有排斥他。

        高兴的于辰轩又低下头来蜻蜓点水一样的亲吻着君璃络的唇,轻笑的说着:“你看,我们手也牵了,抱也抱了,亲也亲了,你不答应我,我都睡不着了?!?br />
        君璃络一脸的不知所措,眼睛迷离的看着于辰轩,摇换着脑袋。之后又聋拉着脑袋,双手的食指对戳着,委屈巴巴的说道:“我不知道!”

        于辰轩也不生气,漆黑而又明亮的双眼宠溺的看着君璃络,像似小孩子一样霸道的说着:“好,不及,慢慢来。不过,小东西你可不准排斥我对你的靠近;还有,不许让别的乱七八糟的男人离你太近。嗯~”
  • 【両会】第13期全人代第1回会議、北京で閉幕 2019-09-20
  • 电视剧《半生缘》“命运版”海报出炉 2019-09-09
  • 保温杯,嘴边的健康隐患 2019-09-09
  • (原创首发)看《换了人间》有感——蒋介石和国民党依靠歪门邪道夺取天下;毛泽东和共产党依靠正义正气打天下! 2019-09-03
  • 延不延迟退休应取决于这个岗位是否后继有人,如果后继者正排着队等待入职,就不能延迟,如果某岗位后继乏人,才需延迟。尤其“用税者岗位”是有限的社会资源,新生 2019-09-03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赛在即:助威世界杯  勺子显身手 2019-08-30
  • 纷纷“结缘”世界杯 家电企业图什么 2019-08-22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8-22
  • 有那多流浪汉么?很是奇怪。文章说的是哪国的事? 2019-08-21
  • 辽代古墓葬现身山西浑源 2019-08-20
  • 柴达木盆地生态保护与治理规划出台 欲提高生物多样性保护 2019-08-10
  • 【新华微视评】精灵旅社又要开业啦 2019-08-09
  • 海淀区第16届樱桃文化节暨四季青镇第22届樱桃节开幕 2019-08-09
  • 让更多“星星男孩”点缀春运的夜色 2019-08-01
  • 毛丹青:故乡是文学的起跑线 2019-08-01
  •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坐标 新浪彩票频道电脑版 竞彩篮球规律 捕鱼赢现金 河北时时彩玩法 彩吧vipapp 北京快三助手安装 足彩半全场高手 彩票客户端 2019送注册彩金的网站 18禁3d色情手游 nba博彩在哪里买 山西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齐鲁风采中奖号码 德克萨斯扑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