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両会】第13期全人代第1回会議、北京で閉幕 2019-09-20
  • 电视剧《半生缘》“命运版”海报出炉 2019-09-09
  • 保温杯,嘴边的健康隐患 2019-09-09
  • (原创首发)看《换了人间》有感——蒋介石和国民党依靠歪门邪道夺取天下;毛泽东和共产党依靠正义正气打天下! 2019-09-03
  • 延不延迟退休应取决于这个岗位是否后继有人,如果后继者正排着队等待入职,就不能延迟,如果某岗位后继乏人,才需延迟。尤其“用税者岗位”是有限的社会资源,新生 2019-09-03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赛在即:助威世界杯  勺子显身手 2019-08-30
  • 纷纷“结缘”世界杯 家电企业图什么 2019-08-22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8-22
  • 有那多流浪汉么?很是奇怪。文章说的是哪国的事? 2019-08-21
  • 辽代古墓葬现身山西浑源 2019-08-20
  • 柴达木盆地生态保护与治理规划出台 欲提高生物多样性保护 2019-08-10
  • 【新华微视评】精灵旅社又要开业啦 2019-08-09
  • 海淀区第16届樱桃文化节暨四季青镇第22届樱桃节开幕 2019-08-09
  • 让更多“星星男孩”点缀春运的夜色 2019-08-01
  • 毛丹青:故乡是文学的起跑线 2019-08-01
  • 河北福彩排列七 > 都市小说 > 盛世军宠之于少家的小娇妻 > 第二十一章 惹怒——集合加训
        一出君家,欧诗诺就呼了一口气。心想:还好这小祖宗没啥事。

        欧诗诺一边想着,一边伸手进口袋,拿起手机就拨打了一个她这三年来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电话。

        还没等她开口,手机里就传来了清冷低沉的男声:“她,还好吗?”

        欧诗诺撇嘴,此刻,她好想大声向手机对面的男人咆哮着心里的憋屈:“我才是跟你有血缘关系的人,你都不会关心关心一下我吗?”

        可是,现实中欧诗诺却不敢,她从小就很是惧怕她这位面无表情,全身自带冷气压的表哥。

        欧诗诺抖擞着双肩,恶缩着脖子,就要回答男人的问话。突然反应过来,他并不在这里。然后,欧诗诺像是鬼上身一样,抬头挺胸,不怕死的伸着脖子,一脸戏谑的说道:“能吃、能睡、能聊,你觉得她心情好不好?”

        手机里传来欧诗诺调笑的语气,男人并没有生气,声音依旧暗沉低哑且不容拒绝的说道:“这几年,你就先陪着她前往南之渡大学就读!”

        男人并没有直接给她选择,而是已经替她选择了。

        欧诗诺皱着眉毛,满脸疑惑的问着手机对面的男人:“真的?可为什么呀?”

        “因为你只会被这所学校录取?!蹦腥死滟也蝗葜靡傻目谒底牛骸安桓咝??”

        欧诗诺赶紧摇头,她哪敢不高兴啊。就算她不高兴,不也得被这男人逼着去那里就读吗?更何况她也很乐意去那里。

        后来,欧诗诺想想某人看不见她的动作,所以,才后知后觉又满脸高兴的开口应着:“呵呵,哪有,我可高兴了,乐意至极!”

        最后,欧诗诺还不忘信誓旦旦地向电话对面的男人保证着:“表哥,你放心吧。我会帮你看好我表嫂的,一定不会让任何一个男的靠近她身边的,呵呵?!?br />
        欧诗诺刚说完,男人便一声不吭的就把电话给挂了。欧诗诺听到“嘟嘟嘟…”的声音后,对着手机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对着手机说道:“矫情!”

        这天晚上,君璃络正在洗手间沐浴,卧室的手机一波又一波的响着??删缛匆廊辉谙词旨淅镆槐呗朴频劂逶∽?,还一边哼着最新一期的流行歌曲,并没有要出来接听的意思。

        君璃络知道,这几天会这么频繁打电话给她的,也就只有那么一位。因为这几天,就只有那么一个人老是喜欢一天到晚的给她打电话。

        然而这时,海之南某特种部队的军官宿舍楼里——于辰轩的宿舍,却是一室的冷空气。于辰轩脸色阴沉,眼眸里含着熊熊怒火,怒不可遏,周遭原本温暖的空气瞬间冰凉了起来。

        突然,不知想到什么,于辰轩勾唇轻笑,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冷声命令道:“五分钟,带着你的手机到我这边来?!?br />
        还没等对方回话,他就掐断了电话,把手机扔到一边,一个人站在窗前望着寂静无边的夜色。无力又无奈的着:小东西,我该拿你怎么办?

        君璃萧宿舍,刚接完电话的君璃萧正急冲冲的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跑着出去。却在门口被刚进来的同一宿舍的何翰尘给拉住了,还嬉皮笑脸的问着君璃萧:“哎哎哎,你这么急,干嘛去???是不是大队长又给你安排了什么好任务?”

        “放手!”任务,任务。气的君璃萧好想一拳打在何翰尘那幸灾乐祸的脸上,沉着脸开口说着:“你给我滚一边去?!?br />
        “再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的半个妹夫吧。上次我休假回去,可是和你妹妹相亲来着。不过,当时我们大队长也在场,好像还挺关心你妹妹的,可怎么却这么喜欢折腾你呢?看着我都心疼?!焙魏渤静坏环攀?,还站在那里自娱自乐的说着:“俗话不是说,爱屋及乌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君璃萧一脸的惊讶,他妹妹竟然和他们军区人称为笑面虎的人相亲,他老爹老妈当时眼睛是被什么蒙蔽了,才会看上这么一个表里不一的人,想让他当他们家的女婿。

        不过,君璃萧相信他妹妹肯定不会看上这么一个笑面虎的,更何况当时还有他们家大队长在场。就算他家小妹答应了,又能怎样。他们军区里号称冷面阎王的于辰轩也不会答应的,又怎会放任她成为他的女朋友而不管。

        “妹夫你个鬼啊,我们家络络才不会看上你?!弊詈?,君璃萧盯着何翰尘的眼睛,十分肯定的回答着:“况且当时大队长也在,就算你看上了我们家络络,又能怎样,你敢吗!哼?!?br />
        听着君璃萧这话,何翰尘来兴趣了:“你是不是知道大队长的一些私事,来,跟我分享分享一下?!?br />
        君璃萧一手拍开爱八卦的何翰尘拉着他的手,声音清冷沙哑的开口说道:“没空!你最好离我妹妹远点。不然,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br />
        还没说完,君璃萧就已经直接向于辰轩的宿舍奔去。独留下此刻正瞪着双眼睛,气呼呼的看着走远的人。

        五分钟后,听到敲门声的于辰轩,疾步走过去,门还没完全开,就已经开口说着话了。而站在门口的君璃萧,便听到了一道清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手机带了没?”

        门全部开时,君璃萧就看见他大队长伸着手,在等他拿出手机来。

        君璃萧脸黑的比砂锅还黑,这是要抢劫啊,有这么急不可耐的吗?

        看着磨磨蹭蹭的君璃萧,最后没办法,于辰轩不能明抢,只能黑着一张脸在那里,周身冷空气眼刀子的,什么都往君璃萧这边射来,声音清冷,凛冽的问到:“不给?”

        君璃萧哪敢不给啊,不然,最后被虐的还是自己,最后他只能悻悻然的掏出自己的手机,一脸极不情愿的把它放在于辰轩这个老男人的手心里。

        而拿到手机的于辰轩直接把门关上,把君璃萧隔离在门外,急不可待的拿着君璃萧的手机拨打给君璃络,拨打一遍没人接,于辰轩接着再打。

        这时刚好从洗手间出来的君璃络,一把抓起了在床头柜上响个不停的手机,本想一手把它挂掉,没想到,却看到上面的备注是她大哥的,而不是某解放军叔叔的。

        君璃络一脸兴奋的接起电话,向着电话那边的人撒起了娇:“咦,大哥,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呀?!?br />
        听着君璃络这带撒娇的声音,手机那边的于辰轩呼吸极速、青筋暴起、怒不可恕的坐在那里不开口,他怕他现在一开口就不由自主的对着君璃络发凶。

        而这边的君璃络没听到回答声,还以为手机没接通被挂掉了,把手机从耳边拿过来看了一眼,还在接通状态。嘟着嘴巴撒着娇:“大哥,你再不说话,我就挂了哦,到时候别又说我不理你了哦?!?br />
        一听君璃络这向她大哥撒娇时候的甜甜语气,于辰轩的呼吸声越来越重,脸色也越来越黑。

        听着这么重的呼吸声,君璃络还以为她大哥怎么了,开口紧张的说着:“大哥,你没事吧?”

        这时,于辰轩呼吸沉重,声音低冷的喊着君璃络:“小东西?!?br />
        一听这熟悉的称呼,君璃络啊的大喊了一声,直接把手机给挂断。

        气的于辰轩好想训人,他是豺狼虎豹还是猛虎野兽,为什么每次小东西接听他的电话都是这个反应。她之前不是答应过他,他任何时候都不要打不通她的电话,或者是提示他在占线状态?可是他偏偏忘记提醒她不能挂断他的电话,或不能不接听他的电话。

        于辰轩又一遍一遍的拨打着君璃络的号码,奈何君璃络直接把手机调静音了,气的于辰轩青筋暴起,对着门外的君璃萧吼着:“通知下去,立刻集合,今晚加训?!?br />
        君璃萧一听于辰轩这暴怒的声音,赶紧转身跑下楼去,连手机都不敢向于辰轩要了,直接通知下去了,不然到时候受伤的又是他们这些小喽喽。

        等于辰轩到达训练场地时,看到的就是一排排整整齐齐和他穿着一样颜色服装的兵仔们。

        “为了让我们特种部队更加强大,更加出类拔萃、更加势不可挡,今晚所有人都需加训?!庇诔叫さ睾苤?,声音清冷的说着:“加训内容为原地深蹲100个,匍匐前进500米,和野外负重50公斤20公里,现在立刻实行?!?br />
        一听这话,底下的人连连唉声叹气,都在底下嘀咕着:“好好的一夜,又没了?!?br />
        “谁又惹怒了我们军区的冷面阎王了?!?br />
        “今晚,又是一个不安分的夜?!?br />
        ……

        原本就被君璃络搞得处在怒火中烧的于辰轩,再看着自己带出来的兵,竟然这么没形象,交头接耳,嘀嘀咕咕的,此刻完全是怒发冲冠了,大声的破骂着:“堂堂军人,有什么话就大大声声的说出来,站在那里嘀嘀咕咕、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似的,丢不丢脸,这几年的兵白当了。何况,你们每位还都是经过三年以上的超强度训练,从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淘汰率中脱颖而出的军中骄子?!?br />
        “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

        于辰轩清冷凌冽的问着他手底下的兵,底下一排排的兵一脸的疑惑,就算他们没见过杀猪的,可他们都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好不好,就算所有人都知道答案,但也没一个人敢回答。

        他们军区的冷面阎王正在愤怒中,像需要发泄出来的战车一样狂奔着,谁撞上去不就正好被撞死了。

        没听到回答声,于辰轩也没一定要他们回答。就这样踏步沉重、眼眸深深地看着他们,勾唇声音清冷的像寒潭里的千年寒冰一样:“是被你们这些人给气死的,看看你们一个个的都像些什么。是龙,你就给我盘着,是虎,你就给我卧着。要你们平时多流汗,就是要你们战时少流血??赡忝悄?,还在那里瞎折腾着?!?br />
        ……

        “先原地深蹲100个,休息5分钟。接着匍匐前进500米,休息5分钟。最后野外负重50公斤20公里?!庇诔叫统敛蝗菥芫纳粝炱穑骸傲⒖淌敌??!?br />
        “是”

        底下的兵仔们嘴上的声音应的响亮无比,可是心里却一片哀嚎。不过,却还有两个不怕死的人在那里一边深蹲着,还一边瞎嘀咕着,或者说是何翰尘在那里追问着君璃萧。

        何翰尘一脸八卦的看着君璃萧,一边做着于辰轩布置的任务,一边问着:“你刚才是不是又去找咱们大队长了,把大队长给惹怒了?!?br />
        对与何翰尘的话,君璃萧连一个眼神都舍不得给他,淡淡的应着:“你以为我是你,没事去招惹他?!?br />
        “那我们军区被大队长罚的最多的,还被扣除假期,一年都没得假期回去的人是谁?”何翰尘两眼微眯,戏谑的开口说着。说到最后,还不忘幸灾乐祸的调侃着:“哦,对了?;贡淮蠹移鹈巍瘛娜耸撬??”

        听着何翰尘这明显故意讽刺他的话,君璃萧连深蹲也不做了,立刻挺身站直了,双手握拳,双眼冒火的看着何翰尘,怒不可遏的向他咆哮着:“何翰尘,你有种再说一遍试试!”

        站在前面的于辰轩一听,立刻伸手揉了揉眉心,在心里很是郁闷的想着:小东西,我可真不想公报私仇,可是你大哥却偏偏的又撞在了枪口上。
  • 【両会】第13期全人代第1回会議、北京で閉幕 2019-09-20
  • 电视剧《半生缘》“命运版”海报出炉 2019-09-09
  • 保温杯,嘴边的健康隐患 2019-09-09
  • (原创首发)看《换了人间》有感——蒋介石和国民党依靠歪门邪道夺取天下;毛泽东和共产党依靠正义正气打天下! 2019-09-03
  • 延不延迟退休应取决于这个岗位是否后继有人,如果后继者正排着队等待入职,就不能延迟,如果某岗位后继乏人,才需延迟。尤其“用税者岗位”是有限的社会资源,新生 2019-09-03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赛在即:助威世界杯  勺子显身手 2019-08-30
  • 纷纷“结缘”世界杯 家电企业图什么 2019-08-22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8-22
  • 有那多流浪汉么?很是奇怪。文章说的是哪国的事? 2019-08-21
  • 辽代古墓葬现身山西浑源 2019-08-20
  • 柴达木盆地生态保护与治理规划出台 欲提高生物多样性保护 2019-08-10
  • 【新华微视评】精灵旅社又要开业啦 2019-08-09
  • 海淀区第16届樱桃文化节暨四季青镇第22届樱桃节开幕 2019-08-09
  • 让更多“星星男孩”点缀春运的夜色 2019-08-01
  • 毛丹青:故乡是文学的起跑线 2019-08-01
  • 竞彩开奖结果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与奖金 120期四肖中特 天津11选5一定牛 今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标准走势图 精准中特 棋牌游戏在线玩 足彩论坛高手比较多的 25选5预测推荐 新11选5下期预测 大星辽宁35选7走势图 多乐彩yilou 牛牛抢红包神器新版 生肖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