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両会】第13期全人代第1回会議、北京で閉幕 2019-09-20
  • 电视剧《半生缘》“命运版”海报出炉 2019-09-09
  • 保温杯,嘴边的健康隐患 2019-09-09
  • (原创首发)看《换了人间》有感——蒋介石和国民党依靠歪门邪道夺取天下;毛泽东和共产党依靠正义正气打天下! 2019-09-03
  • 延不延迟退休应取决于这个岗位是否后继有人,如果后继者正排着队等待入职,就不能延迟,如果某岗位后继乏人,才需延迟。尤其“用税者岗位”是有限的社会资源,新生 2019-09-03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赛在即:助威世界杯  勺子显身手 2019-08-30
  • 纷纷“结缘”世界杯 家电企业图什么 2019-08-22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8-22
  • 有那多流浪汉么?很是奇怪。文章说的是哪国的事? 2019-08-21
  • 辽代古墓葬现身山西浑源 2019-08-20
  • 柴达木盆地生态保护与治理规划出台 欲提高生物多样性保护 2019-08-10
  • 【新华微视评】精灵旅社又要开业啦 2019-08-09
  • 海淀区第16届樱桃文化节暨四季青镇第22届樱桃节开幕 2019-08-09
  • 让更多“星星男孩”点缀春运的夜色 2019-08-01
  • 毛丹青:故乡是文学的起跑线 2019-08-01
  • 河北福彩排列七 > 都市小说 > 盛世军宠之于少家的小娇妻 > 第二十二章 误会——见异思迁
        最后,于辰轩两眼微眯像一把要出鞘的利剑,锋利无比的对着君璃萧和何翰尘两人。勾唇阴深深地冷笑着:“君璃萧、何翰尘,你们两人可以呀?!?br />
        还没等君璃萧和何翰尘回答,于辰轩满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两人,好像在告诉他们,我都是为了你们好的说着:“既然你们两精力这么充沛,那我不给你们两安排点事做,还真是对不住你们了?!?br />
        君璃萧见怪不怪的站在那里,满脸笑意的看着何翰尘。

        反观,何翰尘急急的应着,都忘记打报告了?!鞍ァ?,大队长,不是,我们……”精力没有那么充沛??!

        还没等何翰尘讲完,于辰轩清冷孤傲,不容拒绝的声音响起,直接下达着命令:“任务翻倍,再敢多说一句,五倍?!?br />
        一听这话,何翰尘和君璃萧嘴上是老实了,不过那两双眼神却在空中不知道相杀了多少个回合。

        在于辰轩看来,何翰尘和君璃萧这两人永远都不会吸取教训,都喜欢站在枪口前挡子弹,喜欢站在老虎头上拔毛。

        竟然他们那么想体验生活,那他为何不给他们多创造点体验生活的机会呢。

        这夜,军区里注定不平静,而君璃络那边却很是安静。

        自从君璃络掐断了于辰轩用她大哥的手机,给她打的那一通电话后。君璃络只是骂了一下于辰轩卑鄙无耻,竟然会拿她大哥的手机给她打电话。之后,她便没心没肺的爬床睡觉,也不管于辰轩为什么会拿她大哥的手机给她打电话。

        时间过得还真是快,转眼就离君璃络前往南之渡大学不到两天的时间了。君扶笙和沈若梦原本想这两天在家好好陪陪女儿的,却因为临时公司有事,中午的时候君扶笙就已经带着沈若梦去了隔壁市,家里现在就只剩下君璃络一个人,无聊的她便早早的洗漱爬床睡觉了。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刚从部队急匆匆回来的于辰轩带着一身的疲惫和想念又像上次一样,从君璃络阳台的窗户悄悄的爬进她的卧室。

        不过这次并不像上次一样,这次君璃络已经早早地躺在床上熟睡了过去,卧室的灯也早已熄灭了。

        于辰轩缓步走到床边,消无声息的坐上去。借着月色,静静地看着毫无睡相的君璃络。伸手抚摸着她的脸,无奈却又伤感的嘀咕着:“小东西,你知道吗?被爱的你永远不知道,爱你的我有多辛苦;就像抽烟的人永远闻不到他自己身上的烟味一样?!?br />
        “小东西,你知道吗?在爱的路上,我一直不肯敞开心扉。直到三年前偶遇到你,也只有你,才让我停下了脚步,并不愿再前行,只愿能够陪伴着你,一生一世一双人?!?br />
        “小东西,你知道吗?三年的等待,我有多期待能与你见面。?”

        “小东西,你知道吗?七夕佳节那天,当我再次体会到你这么近距离的跟我说话,还拉着我手的时候,我当时有多激动多兴奋?!?br />
        ……

        “小东西,为何你会让我如此难受?!彼档雷詈?,于辰轩还握起了君璃络的小手,放在他自己心脏的位置,痛不欲生的在那里小声的自言自语着:“小东西,我这里好疼,好疼?!?br />
        说到最后,于辰轩便悄悄地脱掉自己的军靴,轻轻的侧身躺在君璃络的身旁,看着熟睡中的小人儿。

        于辰轩伸手就勾起君璃络额前的碎发,脸不由自主的向君璃络因熟睡而变得红扑扑的小脸靠过去,找准君璃络的红唇就亲吻着。

        一开始,于辰轩纯属只是想轻吻一下君璃络的红唇而已,毕竟都这么多天没见着小东西了,他心里真的是无可救药的想着她。到最后,于辰轩薄凉的唇舌一吻上那柔软、香甜的红唇,便再也舍不得离开了,长舌直入君璃络的小嘴,一进一出意犹未尽的缠绕着君璃络的小舌,霸道而又肆无忌惮的亲吻着她,越吻越不可收拾。

        对于被吻的君璃络,嘴里缺氧,猛的睁开双眼,想看清是什么情况??墒窃谡馄岷诘囊雇砝镌偌由纤账?,眼睛朦朦胧胧的,实在看不清眼前人的脸,只能感应到自己的嘴唇有人在不断的索取着。

        君璃络惊恐的眼睛睁的大大的,身体因恐惧而不停的颤抖着,双手使劲的推着压着她上半身的人,可是就她这点力气,根本就推不动压着她的人。

        君璃络被吻的头脑一片空白,想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却无法接收的到。只好伸出离床头灯最近的手,想要打开灯,奈何也够不着,顿时一股无助感油然而生。

        就在这时,君璃络借着朦胧的月色,终于看清了压着她的人是谁,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此刻,于辰轩也松开了君璃络的红唇,却并没有因君璃络的挣扎而放过她的打算,而是转移去亲吻她的眼睛、脸颊……

        君璃络的唇得到释放后,便大口大口的吸收着新鲜的空气,原本想要质问于辰轩的话,也被于辰轩亲吻而控制不住的发出了暧昧的声音:“嗯~”

        一听君璃络这暧昧的嘤咛声,于辰轩呼吸越来越极速,也越吻越重。伸手便急急的去把君璃络的睡衣纽扣给解开了,让于辰轩惊讶的是,小东西睡觉竟然不穿内衣。

        上衣纽扣被解开,君璃络脸红心跳的赶紧拍开于辰轩扯着她衣服的大手,趁着于辰轩还没反应过来时,赶紧拉开与于辰轩的距离,拉过旁边的薄被把自己暴露出来的身子盖住,顺带把床头灯给打开了。

        君璃络就这么静静的呆呆的坐在那里看着于辰轩,想想刚刚他们都干了些什么啊。他都有未婚妻了,还来她家,还这样对她。

        君璃络想想都觉得好委屈,捂着自己的胸口喘着气,心里也在默默地想着:我这是怎么啦,为什么一想到他有未婚妻了,心里就这么难受,不舒服,闷的慌,好想哭。

        不想想那么多,君璃络连忙开口转移话题:“你怎么来了?”

        君璃络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于辰轩那原本就欲求不满的脸更冷了几分。这么多天来,他每次打她电话,除去用她大哥手机打的那次,她竟然一个都不接,也不挂,就一直让手机在未接通状态中,让他在那边等的是她会接和不接中徘徊。

        于辰轩看着君璃络咬牙切齿的说着:“我怎么来了?你不知道吗?”

        君璃络被于辰轩吻的脑袋瞬间空空白白的,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眼睛迷茫的盯着于辰轩看,嘟着嘴巴想呀想,最后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歪着头,一只手伸着脑袋疑惑的看着于辰轩,悠悠的开口说着:“我刚刚是被你吻醒的,你怎么来的,我怎么知道?”

        看着君璃络这跟他说话的样子,像似在向他撒娇一样。再看因为君璃络的动作而滑落下来的被子上面,是刚刚自己解开的地方,此刻,在床头灯的照射下,更是春光乍泄。

        于辰轩慢慢降下去的**又迅速上来,扑过去,压着君璃络又是一顿的亲吻着,眼神深深地看着君璃络,勾唇邪魅一笑:“小东西,你在勾引我?!?br />
        一听这话,君璃络这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劲,脸红耳赤的一把拉过被子,把脸藏在里面。弱弱的说着:“你怎么只会用下半身思考问题?”

        于辰轩眼眸微挑,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笑意来:“媳妇儿,我只在你面前是!”

        撩的君璃络白皙的皮肤慢慢地变成了淡淡的桃红色,像炸毛的小猫一样,掀开头顶上的薄被,气哄哄地对于辰轩吼着:“谁是你媳妇儿?你起开,我要睡觉了?!?br />
        于辰轩眉毛微挑,低头眼神戏谑的看着君璃络,“媳妇儿,我也困了?!?br />
        君璃络不疑有他,似笑非笑的说着:“困了啊,那正好呀。呵呵,那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睡自个的觉去?!?br />
        说到最后,君璃络还特意打了一个哈欠,然后朝着于辰轩摆摆手的说着:“正好我也困了,又没拦着你,慢走不送。拜拜!”

        “媳妇儿在哪,家就在哪,”于辰轩眉眼带笑,春光灿烂的看着君璃络。然后,撇着嘴,委屈巴巴的说着:“再说了,我好不容易才申请到假期回来看你,你还好意思不高兴?还好意思赶我走?你这小东西,到底还有没有良心?”说到最后,于辰轩不由自主的把自个脑袋埋在君璃络的胸前,故意在她的双峰上面蹭了蹭。小声嘀咕着:“嗯~媳妇儿,你这儿好软??!”

        “你媳妇儿在孙家,你赶紧去啊,大半夜的,你跑我这里来干嘛?!币幌肫鹚锼悸?,君璃络就来气,抬起一只脚就朝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于辰轩踢去,还不忘骂着:“我告诉你,人家真正幸福的人,都是忙着去体会,而不是像你这样,忙着在我跟前炫耀?!?br />
        “孙家?媳妇儿说的是啥话???哪个孙家?这又跟孙家有啥关系?”于辰轩一脸疑惑的开口,双腿压着君璃络的小脚,眸眼星光闪现,心里想着:几天没见,这小东西倒是对他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不过他却很高兴,俗话不是说嘛:人就是这样,跟你越亲近,越对你没大没小。

        “哼~”看着不知道是真不知,还是明显就知道却在跟她装傻的于辰轩,君璃络气呼呼的直接气呼呼的撇过脸去,拿起被子往自己脸上盖着,不再去看于辰轩,闭眼睡觉,就是不搭理某人。

        于辰轩倾身看着明显在装睡不搭理自己的君璃络,认真的说着:“有你,我才是最幸福的人,又怎会向你炫耀,我跟你在慢慢体会的幸福呢?嗯~”

        听完于辰轩这话,君璃络一脸带嫌弃和伤感的小声嘀咕着:“都有未婚妻的人了,还大晚上的跑来我这撩我。脚踏两条船,见异思迁,小白脸、大渣男一个?!?br />
        于辰轩从君璃络的身上滑下来,在君璃络的身边慢慢地躺下来,好死不死的就被他听到了君璃络后面的话,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寒潭,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寒冰,俊美的脸庞慢慢黑的似锅底,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此人变脸速度,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咬牙切齿的问着君璃络:“小白脸、大渣男,指谁?嗯~”
  • 【両会】第13期全人代第1回会議、北京で閉幕 2019-09-20
  • 电视剧《半生缘》“命运版”海报出炉 2019-09-09
  • 保温杯,嘴边的健康隐患 2019-09-09
  • (原创首发)看《换了人间》有感——蒋介石和国民党依靠歪门邪道夺取天下;毛泽东和共产党依靠正义正气打天下! 2019-09-03
  • 延不延迟退休应取决于这个岗位是否后继有人,如果后继者正排着队等待入职,就不能延迟,如果某岗位后继乏人,才需延迟。尤其“用税者岗位”是有限的社会资源,新生 2019-09-03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赛在即:助威世界杯  勺子显身手 2019-08-30
  • 纷纷“结缘”世界杯 家电企业图什么 2019-08-22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8-22
  • 有那多流浪汉么?很是奇怪。文章说的是哪国的事? 2019-08-21
  • 辽代古墓葬现身山西浑源 2019-08-20
  • 柴达木盆地生态保护与治理规划出台 欲提高生物多样性保护 2019-08-10
  • 【新华微视评】精灵旅社又要开业啦 2019-08-09
  • 海淀区第16届樱桃文化节暨四季青镇第22届樱桃节开幕 2019-08-09
  • 让更多“星星男孩”点缀春运的夜色 2019-08-01
  • 毛丹青:故乡是文学的起跑线 2019-08-01
  • 北京快乐28是什么彩票 游艇会登录首页 全天天津时时彩计划数据 新疆11选5彩票开奖 七星彩走势图综合板 英国180秒赛车走势图 山西11选5历史最大遗漏 上海彩票中心 海南飞鱼是什么项目 一码一波中特 浙江东方6十1开奖结果 好久不见两码中特 幸运飞艇开奖 三期必一期平特肖 新加坡快乐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