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両会】第13期全人代第1回会議、北京で閉幕 2019-09-20
  • 电视剧《半生缘》“命运版”海报出炉 2019-09-09
  • 保温杯,嘴边的健康隐患 2019-09-09
  • (原创首发)看《换了人间》有感——蒋介石和国民党依靠歪门邪道夺取天下;毛泽东和共产党依靠正义正气打天下! 2019-09-03
  • 延不延迟退休应取决于这个岗位是否后继有人,如果后继者正排着队等待入职,就不能延迟,如果某岗位后继乏人,才需延迟。尤其“用税者岗位”是有限的社会资源,新生 2019-09-03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赛在即:助威世界杯  勺子显身手 2019-08-30
  • 纷纷“结缘”世界杯 家电企业图什么 2019-08-22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8-22
  • 有那多流浪汉么?很是奇怪。文章说的是哪国的事? 2019-08-21
  • 辽代古墓葬现身山西浑源 2019-08-20
  • 柴达木盆地生态保护与治理规划出台 欲提高生物多样性保护 2019-08-10
  • 【新华微视评】精灵旅社又要开业啦 2019-08-09
  • 海淀区第16届樱桃文化节暨四季青镇第22届樱桃节开幕 2019-08-09
  • 让更多“星星男孩”点缀春运的夜色 2019-08-01
  • 毛丹青:故乡是文学的起跑线 2019-08-01
  • 河北福彩排列七 > 都市小说 > 盛世军宠之于少家的小娇妻 > 第二十四章 初夜——缠绵不舍
        君璃络哼了一声,低头轻咬了他一口,这一口好死不死的,就咬在了于辰轩胸前那敏/感的地方。

        “嗯~”于辰轩被君璃络挑逗的欲/火/焚身,低声警告着:“小东西,再勾/引我,我就直接把你给办了!”

        君璃络睫毛沾着泪水珠,眼睛朦朦胧胧的一眨一眨的就像小狗仔一样,可怜巴巴的看着于辰轩,嘟着嘴巴说着:“你每次都只会对我凶?!?br />
        他于辰轩可是真真实实的热血男儿呀,小娇妻在怀勾引,哪还能坐怀不乱的道理。

        于辰轩再也不想去控制欲/火/焚身的折磨了,拉出躺在他胸前折磨他的小东西,就直接吻了上去。

        到最后,君璃络在于辰轩的带领下,也慢慢的生涩的回应着他。

        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就这样躺在床上亲吻着,越亲越不可救药的想要更多,彼此靠近的身体也都烫的跟火炉一样,可谁都舍不得先放开。

        这时,于辰轩松开了君璃络的红唇,转移去亲吻她的眼睛、脸颊、耳垂、脖颈…。

        君璃络的唇得到释放后,便大口大口的吸收着新鲜的空气,同时也被辰轩亲吻的控制不住的发出了暧昧的声音:“嗯~”

        一听小东西这暧昧的嘤咛声,于辰轩呼吸越来越极速,也越吻越重。

        “小东西,你在勾引我”听着君璃络终于喊他的名字了,而且还是用似罂粟花的暧昧,彼岸花朦胧一样的声音喊着他的名字。

        再看着这样被他逗弄的满面红光,丰润雪嫩的小脸像熟透的樱桃一样的君璃络,刺激的于辰轩精神异常的激动,欲望瞬间爆炸的一发不可收拾。于辰轩彻底不再犹豫了,并不仅仅满足于现在这样表面的亲吻,他想要索取的更多更多。

        身体一转,整个人都压在君璃络的身上,嘴又移到君璃络的小嘴上不断的攻城掠池般的游走在君璃络的嘴里,大手不断的在君璃络的身体上探索着,越来越往下,大手便不由自主的探索进了君璃络的身体,逗弄的君璃络不停的颤抖着,喘息着?!班拧?,辰轩,不,不要?!?br />
        听着君璃络这暧/昧的声音于辰轩瞬间青筋暴起,他忍得很难受,伸出在君璃络身体里的手,伸在君璃络的面前,邪魅的开口着:“小东西,你看,都湿了,它比你还实诚?!?br />
        听的君璃络满面羞涩,不好意思的撇过脸去。

        于辰轩准备进入去时,他流连忘返的放开君璃络的唇,一脸憋得难受且带着宠溺的看着君璃络,还不忘向她征求着:“小东西,给我好不好,我难受?!?br />
        问完,于辰轩还不等君璃络回答,便又低头不亦妄乎的亲吻着,手也继续探索着君璃络的身体。继续亲吻着、挑/逗着君璃络的身体?;拱蚜陈裨谒木蔽巡淞瞬?,吻了吻。

        把君璃络逗弄的浑身血液循环加快,全身发烫,满面春风。嘴里还不由自主的发出暧/昧的声音:“嗯~,于~辰轩,嗯~”

        听着君璃络这暧/昧的声音于辰轩瞬间青筋暴起,欲/火/焚/身,意乱情迷的喊着君璃络:“小东西乖,小东西,给我好不好,我好难受!”

        现在两人身上都是一丝不挂,且还是这么零距离的黏在一起,就差一步,两人就可以完完全全的二合一了。彼此的身体都浑身燥热着,君璃络能感应到此刻正顶着她的坚挺的东西是什么,瞬间脸红的能滴出血来。

        看着于辰轩额头冒着汗水,都憋的那么难受了,还记得寻问她的意见,君璃络真的很高兴,可是她现在却又很害怕、很紧张、又很期待。喘着气的说着:“辰轩,嗯~,我怕疼!要不,嗯~,我们不要…”

        还没等君璃络说完,于辰轩就低头亲吻着君璃络的嘴唇,堵着,他现在可不想听见,小东西说不要的那些话。手轻轻地扶过君璃络的柔发,轻声的哄着:“小东西乖,我轻轻的,不会弄疼你的。我很想,很想要你,它也很想,很想要你?!?br />
        君璃络一脸羞涩,满面潮红,心怦怦的直跳着,被这动作弄的脑子一片空白,满眼的意乱情迷,不疑有他的应着:“真的?”

        于辰轩赧颜汗下,艰难的控制着即将要爆发的欲望,蜻蜓点水的吻着君璃络的唇,轻声的哄着君璃络:“真的,小东西乖,给我好不好,我憋的好难受,你再不答应我,它就要爆了,以后就真的成太监了?!?br />
        君璃络一听,就要爆了,于辰轩以后就会成为太监了,不疑有他的点头如蒜。

        看见这么好哄的君璃络,于辰轩一脸的兴奋,憋着自己欲求不满的难受,调侃着君璃络:“小东西,你比我还迫不及待?!?br />
        说完,就霸道又攻城掠池的吻着君璃络,双手抱着她的腰,挺身进入。

        看着疼的拧着眉,眼睛睁的大大的,微弓着身,低声在啜泣的君璃络。于辰轩带着歉意,柔声的问着:“疼?”

        君璃络声泪俱下,嘴唇哆嗦着,双手紧紧的抱着于辰轩的腰身,委屈的说着:“啊~,于,于辰轩,我,我疼,你轻点?!?br />
        于辰轩一边慢慢地进入,一边低头亲吻着君璃络的泪水,轻声细语的安慰着:“小东西乖,待会就不疼了?!?br />
        当全部进去时,于辰轩刚要第一次抽动,君璃络双手的手指甲嵌入于辰轩的手臂里的肉里,声声啜泣,嘴唇哆嗦个不停:“啊~,于辰,辰轩,我疼,好疼,好疼,呜呜~,你骗我,我不要,我不要再…”

        于辰轩赶紧吻着君璃络,把她的话给堵了回去。都这样了,他可不想小东西说出不要的话来,他现在都还没开始发泄,就得给她喊停,这怎么可以。

        于辰轩现在可真是身在火炉中,身体燥热的一发不可收拾:“小东西乖,听话,好不好。你再这样,我可就真的变成太监了,你忍心吗?”

        君璃络赶紧摇头,双手勾着于辰轩的脖子,满脸带泪的主动去亲吻着他的性感红唇。

        于辰轩心情很愉悦的回吻着君璃络,开始第一次抽动起来,还不忘伸手揉一揉君璃络。

        ..............

        这夜,君璃络只记得,她一直在和于辰轩翻云覆雨,似被于辰轩送上了云端一样,轻飘飘的,很舒服,很美妙,很梦幻。她被于辰轩要了一次又一次的,不管她怎么恳求,于辰轩还是不肯放过她。不断的索取着,到了高/潮的时候,于辰轩还忘我的低吼着和不断的喊着她:“嗯~,小东西,络络,媳妇儿,宝贝儿…”

        被于辰轩要的君璃络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可于辰轩却还在君璃络的身上卖力干活着。没办法,谁叫某人当了三十年的和尚,素了三十年了,现在终于能够吃到肉了,又怎能不进畅的吃?

        第二天,君璃络还未完全睁开眼,就觉得全身酸痛无力似被车轮碾压过一样,下身私密处依旧涨着,于辰轩的那庞然大物依旧停留在她的身体里涨着。

        等完全睁开眼,就看见浑身赤/裸/裸地于辰轩的眼神像饿狼一样的盯着她看,想起昨天晚上的种种事情,君璃络羞的面红耳赤,低头把脸埋进于辰轩胸膛里。

        于辰轩刚卸下的欲/火又被君璃络给撩了起来,依旧停留在君璃络身体里的神秘地带,顿时又膨胀了起来,翻身再次压着君璃络做清晨运动

        一个小时后,于辰轩才依依不舍的放过君璃络,小心翼翼的抱着她进了浴室一起洗澡,最后实在怕君璃络着凉了,才舍得放过君璃络,小心谨慎地清洗着君璃络的身体,等手触碰到君璃络肚子往下一点的时候,于辰轩就坐在浴缸里傻傻的笑着,幻想着这里将要孕育着一个像他或者像她一样的小崽子了,他便不能控制的就笑了起来。

        之后,于辰轩随便的清洗了一下自己,然后拿着君璃络浴室里的浴巾随便的围一下,遮住他的下半身。用另一张浴巾盖住君璃络的身子,便抱着君璃络让她躺回被子里,顺带把一直都亮着的床头灯给关了。

        接着,于辰轩又去了阳台打了一通电话,就漫步走向卧室的沙发上坐着,就这样痴痴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小东西。

        二十分钟后,于辰轩的手机接收到了一条短信,他便轻声走下楼去,打开大门,就看见门口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革履,皮鞋的男人的两只手里各提着一个手提袋。

        从外观上看,一边是比较精致的袋子,一边是装着一些菜的透明袋子。两边一对比,还真是滑稽。

        于辰轩接过两个手提袋,然后,转身先往厨房走去,再漫步往楼上君璃络的房间走去。

        等于辰轩爬上床后,还不忘伸手抱着熟睡中的君璃络的腰身,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脸埋在她的细长柔发里,嘴唇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君璃络的耳朵,柔声的说了一句:“小东西,今天我很高兴,很高兴。很高兴当初遇见了你,很高兴你现在能够慢慢地接受我,很高兴你如今终于成为我的女人。小东西,我们要执手到老,好不好?!?br />
        睡梦中的君璃络,被于辰轩的气息扰的耳朵痒痒的,不自觉的伸手赶了赶扰人清梦的苍蝇,嘤咛着:“嗯~”

        听着于辰轩那叫一个兴高采烈啊,抱着熟睡中的君璃络又是一阵的亲吻着。想起昨晚和今早他们二合一的时侯,他用了那么多不同的姿势一次一次的向小东西索求着,他就一脸的满足。三年的时间,他没有白等,还是等来了小东西的回应。

        ……

        等君璃络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身体就像被车轮碾压过的一样,一动就疼。不过,却没有了今早一醒来时的那种感觉了,不用君璃络猜,都知道这肯定是于辰轩把她抱进浴室,帮她清洗了。

        一想到这,君璃络的一张小脸瞬间变得红扑扑的就像能滴出血来一样,不敢抬头看着一直盯着她看的于辰轩的眼睛,羞得只能低着头,朝着于辰轩的胸膛像小奶狗一样拱了拱,假装还没清醒过来。

        不着片缕的两人躺在一起,君璃络还这么不安分的朝着于辰轩拱了拱。搅得于辰轩浑身难受,他刚降下去没多久的欲/火,又冒了出来。吓得君璃络赶紧远离他的怀抱,脸红心跳的嘟囔着嘴巴:“你怎么还…啊…”

        还没等君璃络说完,于辰轩就直接把她给捞了过来,抱在怀里,低头对准君璃络的唇,长舌侵入,追赶着她想要躲避他舌的小舌缠绕了起来,吻得不知天荒地老。

        最后于辰轩意犹未尽的放开君璃络的唇,欺身压着她:“媳妇儿,怎么办,我还想要你,越要越想要?!?br />
        撩的君璃络白皙的皮肤慢慢地变成了淡淡的桃红色,呢喃细语着:“谁是你媳妇儿?你起开,我饿了?!?br />
        于辰轩眉毛微挑,低头眼神戏谑的看着君璃络,“媳妇儿,我也饿了?!?br />
        君璃络不疑有他,乐呵呵的说着:“那正好呀,呵呵,你先起来,我们一起去吃饭?!?br />
        “嗯,一起吃饭”于辰轩一说完,就低头不断的亲吻着君璃络的身体,手一直在她的身上游走着,逗弄的君璃络浑身颤抖着。

        君璃络连忙抓着要向她身下而去的大手,可怜巴巴的看着于辰轩:“我饿?!?br />
        于辰轩眼含笑意的看着君璃络,痞痞的说着:“我这不是正要喂你?”

        气的君璃络伸手掐了一把于辰轩胸前的肌肉,委屈巴巴的说着:“你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你故意的?!?br />
        “小东西,你不能只负责点火,不负责灭火?!庇诔叫钔非嘟畋┢?,“小东西,我想你,它也想,很想很想?!?br />
        君璃络惊恐万分,瞬间睁大双眼,拍打着于辰轩:“我不要,你骗我,明明就很疼,很疼?!?br />
        “小东西乖,它第一次来拜访你,难免生疏了些,把你弄疼了。你得让它经常来拜访你,对你有所习惯了,有所熟悉了,这样,你就不会疼了。到时候,你还会很想念很想念它的?!庇诔叫嵘蘸遄牛骸班拧?,小东西乖,你回想一下,是不是昨晚它第一次来拜访你的时候,你很疼,很疼,后面慢慢地就不怎么疼了,精神上还觉得很愉悦,像飞上云端一样。早上也不怎么疼,嗯~?!?br />
        君璃络羞得满脸通红,再听到于辰轩发出的暧/昧之声,君璃络浑身的血液循环瞬间加快,全身发烫,羞得声音沙哑至极的回忆着说道:“嗯,哦?”

        于辰轩那憋得呀,那叫一个欲/火/焚/身,眉毛皱的老高了,手还不停的挑/逗着君璃络:“小东西乖,给我好不好?让它到你那里拜访一下,就一下,好不好?我憋的好难受?!?br />
        看着一脸难受的于辰轩,君璃络不忍心。最后伸出一根手指来,嘟囔着嘴巴应着:“就一次?!?br />
        一听君璃络同意了,于辰轩才不管是一次还是多少次?反正进去了,就是他说了算。

        几次后,于辰轩一脸的不知足:“小东西,怎么办,我还想要你,越要越想要?!?br />
        君璃络抱着正在在她身上和不断亲吻挑逗着她身体的于辰轩的头,想哭的心情都有了,之前是谁说的,只要一次。君璃络很想大声吼他,却不自觉的发出的声音暧/昧至极:“嗯~,啊~,于,辰轩,你说的就,嗯~,就一次,可现在,啊~,第几次了?!?br />
        于辰轩对于君璃络,暧/昧至极的喊着他的名字很是满意。
  • 【両会】第13期全人代第1回会議、北京で閉幕 2019-09-20
  • 电视剧《半生缘》“命运版”海报出炉 2019-09-09
  • 保温杯,嘴边的健康隐患 2019-09-09
  • (原创首发)看《换了人间》有感——蒋介石和国民党依靠歪门邪道夺取天下;毛泽东和共产党依靠正义正气打天下! 2019-09-03
  • 延不延迟退休应取决于这个岗位是否后继有人,如果后继者正排着队等待入职,就不能延迟,如果某岗位后继乏人,才需延迟。尤其“用税者岗位”是有限的社会资源,新生 2019-09-03
  •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赛在即:助威世界杯  勺子显身手 2019-08-30
  • 纷纷“结缘”世界杯 家电企业图什么 2019-08-22
  • 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会议网络直播 2019-08-22
  • 有那多流浪汉么?很是奇怪。文章说的是哪国的事? 2019-08-21
  • 辽代古墓葬现身山西浑源 2019-08-20
  • 柴达木盆地生态保护与治理规划出台 欲提高生物多样性保护 2019-08-10
  • 【新华微视评】精灵旅社又要开业啦 2019-08-09
  • 海淀区第16届樱桃文化节暨四季青镇第22届樱桃节开幕 2019-08-09
  • 让更多“星星男孩”点缀春运的夜色 2019-08-01
  • 毛丹青:故乡是文学的起跑线 2019-08-01
  • 英超积分榜5002019 2019海南环岛赛赛程 福彩3d三毛图库 吉林快三大小和值推荐号码 浙江20选5明天开奖号码是多少 12期心水论坛 山东电视台体彩直播现场直播 南粤风采36选7开奖 幸运飞船开奖记录结果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时时彩官网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组 幸运飞艇公式论坛 电子游艺 lol哪个大区高手多